惊鸿一帧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微博:惊鸿一帧v
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他在等一个人,大概,是等不到了。
这是一把刀。

第一、二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84a818
图源网络,侵删。

这个故事,就要结尾了。今天突然发现这个故事总热度过百了,超开心啊又有点惆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
他很久没见过那般的血色了,不,似乎,昨日才见过,那么近,那么触目惊心。
他看着对面那群刚刚嘲笑他的式神,目瞪口呆,惊恐不已。
他向前一步,身后占卜之术的光芒升起,山兔跳起了舞,椒图连线,座敷递火,莹草治愈,队友们都默默地用行动告诉他,他们都在他身后支持他。
他挑起眼角,冷笑:“你方才,说什么?”
“你睁眼看好了,便是没有他在,你一样,会输给我。”
观战席里的桃花妖担心的看着台上,往常都是大天狗来斗技,如今……妖狐亲自请战倒是让大家都意外不已,可一想想,原因却又很明了——无非是,想担起大天狗的担子,不管有多艰难。
那位大人……哎。桃花妖摇摇头,摸了摸怀里还是小小一只的姑获鸟的头。
“狐狸,在吾面前,汝莫太嚣张。”
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,含着无尽的威严和似曾相识的高傲,妖狐连反应都来不及,身体已先行大脑的做出动作——他抬起头,死死盯着那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。
黑色翅膀,金色头发,白色狩衣,他看着他,一如从前模样。妖狐却黯淡了一双好看的眼,他知晓那不是他,面前的,不过是一个有着和他相同皮相的,别人家的妖罢了。
他的狗子,不会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他,也不会用这种方式与他说话——自打妖狐嫌他说话太过文绉难懂后,他再也没有用过“吾”“汝”之类的称呼了。
“我便是嚣张了,又如何?”妖狐收了异样的表情,眼神轻蔑得很。
“崽子。”莹草看了看对面还是四星的大天狗,上前拉了拉妖狐:“好了,我们回家。”
眼看对面自动退出,桃花抱着姑获鸟急忙跃上来:“对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
“崽子?”叫妖狐吃午饭的神乐推门进来,便被满地酒坛吓了一跳,她四处张望,绕过满地狼藉,终于在桌子下看见了一点被酒坛埋住了的毛茸茸的尾巴尖。
“欸……你还好吗?”神乐小心地把酒坛扒拉开,戳了戳妖狐。
“崽子……?”神乐见他半天没动静,转身急急忙忙的提着裙角跑了出去。
不一会儿晴明就出现在了屋子里,看着酩酊大醉的妖狐,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,朝身后的帚神示意,让他把屋子打扫一下,便朝妖狐走去。
“起来了。”晴明把妖狐一把拎起,狠狠地左右晃了晃。
“唔……晴明?”妖狐醉眼朦胧地看他。
“人前嬉笑怒骂,人后醉生梦死。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
“呵~”
“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“为什么,要来这里。”明明应该是一个疑问句,却被妖狐以一种极其平静的语气,说成了一个陈述句。他看着这间他不能再熟悉的屋子,表情冷硬的没有一丝温度。
“带你来看看,他留给你的东西。”晴明的手抚过床头,床板的暗扣“啪嗒”一下打开,他从那个本该只有原主人才知道的暗格
里,拿出了一个不小的方方正正的盒子。
“来,自己打开看看。”晴明把盒子递给站的笔直的妖狐。
“……”妖狐沉默了一瞬,把盒子放在床上,缓缓打开。
“吱呀”一声。
妖狐蓦地睁大了眼睛——是一套衣服。
织锦华贵,触手柔软,鞋子,铃铛,面具,毛领做工无一不精致华美。
而这些……妖狐的手有点抖,毛领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,至于衣服,不用穿,他都知道有多合身。
晴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,他拿过盒子里的那张纸,慢慢展开。
“吾发结于尾,愿与汝白头。”


“出来晒太阳吗?”座敷看了眼身旁的妖狐,问道。
“是。这么好的天气,小生怎能浪费呢。”
“妖狐。你说话,越来越像他了。”
“是么。”他偏了偏头:“有什么奇怪的么。”
座敷眨了眨眼,试图转移话题,却见他从肩头摘下一个面具扣上,兀自说道:“我在等一个人,他,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惊鸿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发结于尾,愿与汝白头。
狗子走的时候,都没能和崽见上一面,是我不敢写他们离别的场面。
写了两天才写完,这个故事,真的就结束了。
稍后会整理下链接方便大家看哦。
日常求喜欢求评论求反馈~

评论(5)

热度(2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