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鸿一帧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微博:惊鸿一帧v
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他开始等一个人。
这是一把刀。

图源网络。
第七、八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fbcdf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春去秋来。
妖狐现在基本上都待在庭院里了,时而用扇子轻佻地挑起椒图的下巴调戏,时而甜言蜜语哄得鲤鱼精脸颊绯红,明明就在同一片池塘里,没有后院起火,也算是有本事了。
然而池塘旁最近新添了座假山,鬼知道阿妈怎么想的又是从哪弄来的,若是单纯觉得这样好看,那也真是害惨了他。
他的屋子在假山后面,想要去池塘,必须得翻过假山,可是假山对面又住着莹草,每次一望见他过来了,准得给他来一蒲公英,让他尝尝厉害。
妖狐惆怅的叹了口气,谁让莹草辈分比他大呢,当初也没少照顾他,罢了罢了,今天随意走走,就回去吧,反正式神这么多,院子这么大,够他逛一下午了,说不定还能碰上跳妹?唔,小生也很喜欢她啊,虽然她只喜欢小生的尾巴……
妖狐边走边用扇子点着额头,冷不防听见一个甜的腻死人的声音:“呐呐,大人对我还真是冷淡呢,难道我不可爱吗?”
是新来的式神,般若。
唔,又在搞事情了,不过这个院子里,能被称为大人的目前好像只有……
“大天狗大人。”妖狐猛的惊醒还来不及反应,就撞进了两妖的视线中,他弯腰低头,恭敬的唤道,假装没有感受到那道紧紧盯着自己的视线。
“嗯。起来吧。”大天狗强装镇定的说道,他真的已经,很久没见过他了。院子再大能大到哪去,然而刻意躲避,他却是怎么都见不到他一眼的。
妖狐起身抬头,便见般若靠着大天狗,几乎都要黏在他身上,衣衫散落,见他看过来,还挑衅的笑着。
“小生打扰到大人了,小生该死,小生这就离开。”进退有礼,言笑晏晏。
大天狗一把推开般若,眸子里的悲伤铺天盖地,几乎要把妖狐淹没。
妖狐转身,径直向外走去,大天狗慌了,一个向前,伸手抓住妖狐。
妖狐转过头,薄凉的眼神有的只是对上位者的尊重,轻轻把他的手往下拨:“大天狗大人,请自重。”
不动声色,残忍至极。

是夜。
妖狐在屋檐上赏了半宿的月后,终觉困了,准备翻下去歇息,却听见哪个地方,传来了悠悠的笛声。
凄清孤寂,婉转悱恻。
妖狐驻足,望向今天去过的那个地方的方向,半晌无语,直至笛声渐渐消失了,才回了屋。
这么久了,他该是放弃了吧。任谁,也受不了一直被冷落无视的日子,更何况是他那般心高气傲的大妖。
嗯,这样最好。
妖狐捂着心口想。

般若站在不远的树上,听着笛声消失了,看着妖狐不见了,心想这两个人真是傻子。
他来这个寮的时候,就听说过这两个人的事,今天白天一见,更是明了了这两个人的关系。
那样高贵的大妖,却在妖狐离去时露出了那种可以说是祈求的眼神,那样风流看似无情的狐狸,明明转身时背影僵硬,手上的扇柄都要被他捏到变形。
真是傻子。
可是关我什么事,我可是要去睡了,熬夜会影响我的美貌。
般若恍若没有看到已经泛白的天际,碎碎念着,回去睡美容觉了。

“崽子,崽子!”
几乎是一宿没睡的妖狐被硬生生的摇醒,睁开眼朦朦胧胧地看见银发的阴阳师一脸急色,他该是第一次见他这般不淡定。
他料想是出大事了,强行打起精神:“怎么了……?”
“快,跟我走。”晴明一把拉起他,平时不轻易用的符咒都拿了出来:“你听我说,大天狗今日跟我去封印裂缝,碰到了酒吞童子,打起来了,本来两个人也胶着不下,结果茨木童子突然出现,看见酒吞受袭,一句话不说就对大天狗放了个大招。”
“其实,”晴明说到这顿了顿,看着手无法克制地在抖的妖狐:“他应该没有告诉过你,在你被酒吞伤了之后,他不止一次去了枫叶林找酒吞。”
“两个不同属性的大妖打起来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“大天狗之前的伤还没有好,又怎么可能敌得过全盛时期的酒吞和茨木?虽然酒吞从未让茨木插手过……”
“我回来的时候,大天狗已经……你现在去,大概还能见他……”
妖狐脑子一片空白,他语无伦次的说:“莹草,桃花,爷爷,都好,谁都好,救不了他,怎么会……不会……”
“伤到了根本,就连桃花妖也无法复活。”晴明声音沉了沉:“到了。”
妖狐捏紧了手指,缓缓抬头。
一片寂静。
刚刚被他一个一个念过的奶妈们都在一旁,强忍眼泪。
风悄悄地吹过,除了满地血色和已经四分五裂的笛子,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惊鸿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很开心,第五章被喜欢数有点超出我的预料,还被一个小可爱推荐了,并且发现了一个一直关注着这篇文的小可爱,虽然成绩不大可还是激励到了我,谢谢宝贝儿们~
这章写的有点乱而且感觉又烂尾了,因为有一些东西不知道怎么写才好,请当作逻辑在本文中不存在。
这真是我有史以来最高产的一天,为了感谢小可爱们的喜欢。码了几个小时虽然还是不满意。
日常求心求评论求反馈求建议~

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失去了他。

评论

热度(2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