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鸿一帧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微博:惊鸿一帧v
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

【黑鸟】诸天神佛,皆为我证(Ⅰ)

#非骨科,不喜勿喷#
#话废文渣但想给孩子们好好写故事#
#重写希望更好#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阿妈一定是精神分裂。
她让晴明sama带我们出战时,就叫她阿爸,换神乐sama时叫阿妈(好像知道了什么?),博雅sama和八百sama则分别叫哥哥姐姐。
而之所以叫阿妈,自然是从她的身材和声音得知了性别。 面具下的那张脸,却是从来没有暴露于人或妖前过。
我站在屋檐前,看着庭院里的那些孩子。
山兔骑着山蛙四处蹦哒,和孟婆比赛;小草和樱花桃花等治愈系的式神们在一起坐在桌前,座敷在一旁乖巧的点火煮着茶;红叶坐在樱花树枝上有一搭没一搭地晃着腿,往上是立足树顶面无表情的雪女,周身雪花环绕寒气逼人;三尾和妖狐则靠在树下,慵懒地摇了摇蓬松的大尾巴;荒川大人……哦,今日依旧和海坊主鲤鱼精他们在水池里相处愉快;酒吞大人,嗯,大概又在屋顶上喝酒去了吧;小鹿大人还是一如既往地,执着的收集着他的宝物。
寮里今天也还是很热闹呢,我微笑着想。
不对。 突而其来的血腥味让我本能的抽出了伞剑,却被人一把按住。
我转头,是神乐sama。
她身后银发的阴阳师摇着扇子温和笑着:“姑获鸟,淡定些,不会有人能伤到你的孩子们。”
“看来是来新伙伴了呢。”
“切,让我看看是何方神圣,不够强大的妖,可别想与我并肩作战!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我看到他了。
几个一级的崽子害怕的躲在我身后,他们嫌少出寮,也从未见过如此……血腥的画面。
我将他们都抱起,让莹草带了回去,身后闻名京都的阴阳师们似乎并不打算主动询问什么,于是我走上前。
可他却倏地抬起了头,眼里的戾气连我这种本就是怨气所化的妖怪都为之心惊。
这是个很危险的妖怪呢,我这么想。
场面僵持不下之时,阿妈的声音罕见的,突然的,从不知名的地方响了起来:“交给她吧,她是可信赖之人。”
我伸手,顺利接过那小小的一团时,发现他眼里有什么东西,悄悄地泯灭了。
血还在一滴一滴的砸落地面,却像是砸在他心里。
那时的我,不曾明白他从心里散发出来的悲伤。

他成为了阿妈的式神。
后来他常常靠在屋檐下,看着大家玩闹,也常常帮助大家,更多的时候还是跟在鬼使白后面“弟弟,弟弟”的叫着,后来他也开始如我一般带起了狗粮,成为了寮里第二个主力输出,第二个升了五星,后来渐渐的,我们也说得上话,后来……
只是问到一身伤出现在我们寮门口的原因,他总是闭口不言。
我总是记得他那天的眼神,残酷至极,嗜血至极,也让人……心 疼至极。
寮里的式神众多,我第一次如此细致入微的观察一个人。
我感到害怕。
我安慰自己,不过是因为他来到这个寮的方式格外不同,不过是因为他同我身上有一些相似的东西,仅此而已。
我是姑获鸟,我想要守护,拥有的只有亲情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阿妈最近很不对劲。
原本只有百鬼夜行等重大场合才出现的她,最近频繁出现在庭院里,望着大家的眼神十分复杂。
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,四位sama最近的行为举止,也十分像暴风雨来临前的平静。
我的心中十分不安。
然后终于到了那一天,阿妈把我叫进她的屋子里。
“姑姑,”她看着我:“你应该已经猜到了。”
“我也不希望到这种地步,可你要知道,但凡我有一点办法,都不会要求你吞噬他们。”
我抖了抖,预料到的事情变成事实,心里是无尽的悲凉和无力。
“你要知道,平安世界已经岌岌可危了,不强大,就只能等着看自己的家园被黑暗笼罩。”
“你……我希望你能明白。”

人生最怕的,大概就是无能为力。
生老病死,无能为力;喜怒哀乐,无能为力;咫尺天涯,无能为力;不得不做,无能为力。
后来的过程我不敢再细想。
只记得莹草座敷山兔快速的被升了五星,四个式神加一个达摩,我成为了寮里第一个六星式神。
只记得寮里从那之后便冷冷清清的,即使场场胜战,大家也没有什么表情。
只记得,我很久,很久,没有见过他了。
我也突然明白了,那天他的眼神,是保护不了自己想要护的人的绝望,也是无能为力的悲哀,是觉得自己不会失手的自信的破灭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阿妈最近很着急上火。
心心念念想要给我换新衣服的她,屡屡受挫,从困难一到困难十八,御魂觉醒都刷了个遍,可是都一无所获,最近几乎分分钟都出现在了庭院里,如此高的出现率还只有上一次……
大概是老了,最近越来越爱回忆了,我摇摇头,笑笑,跟上召唤我出去的阿妈,假装自己一点都不难过。
可是这种假装在下一秒顷刻破碎。
我看着对面黑衣黑发拿着巨大镰刀似曾相识的妖怪,几近哽咽。
“姑姑?”背后阿妈疑惑的声音。
“飒飒飒飒飒飒!”
“××××时至运来……”
“出了!”
“姑姑……?”
“啊,没什么,我有点累了,能回去了么?”
“好吧……”
我看着对面化为一阵烟消失的妖怪出神,真难过啊,强大也好,皮肤也好,全都要靠牺牲你。
算了,睡一觉,就好了吧。

被外面的嬉笑声吵醒。
“座敷……啊呀,莹草……山兔!”
“抱……”
我瞬间清醒,整理好衣服,推开门,对面消失已久的姑娘们望过来。
我看着她们,哽咽不能语。
活泼的山兔首先扑上前:“姑姑我好想你嗷!”
我摸摸她的头:“姑姑也很想你们啊。”
“姑姑。”
“姑姑。”
我张开双翅,把孩子们都拥入怀中,听旁边的阿妈一直念叨自己手速居然变慢了,黑车好难上啊啊啊之类的话。
够了,这样就够了,大家都在,就好了。
快春天了,还有个人,也该回来了吧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我是惊鸿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终于赶在晚饭时写完了,重写一遍似乎还是不对,毕竟真的话废文渣,可是还是很想给崽们写故事。
这些情节,升六星,出皮肤,都是真的。哦,手速不行上不了黑车也是真的【怨气满满】
想看看反响再决定要不要写小黑篇的,如果没人喜欢,真的就没什么动力和信心写下去了……
最后谢谢愿意看完这个故事的人。
新年快乐鸡年大吉呀~

评论

热度(12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