惊鸿一帧

所爱隔山海,山海不可平。
微博:惊鸿一帧v
愿你的身后总有力量,愿你成为自己的太阳。

今日份的欧气。

真的没有人想看我更新的吗……难过……

没有人理我的话,今天就不更了╯^╰
睡觉,哼╯^╰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这两天发生了很多事,小公主还是有些懵圈。
譬如讲,平安京来了新的伙伴们——她偷偷去看过,鬼灯很是严肃的样子,阿香身上的粉蛇吐着蛇信,虽然很可爱的样子,可她还是不敢碰,而蜜桃,有些俏皮,但戴着眼镜又让人感到严谨认真的样子,芥子小小软软的,想抱在怀里摸一摸。
嗯……新来的活动好像长得跟他们都有些不一样呢……

再譬如,阿妈一发入魂,抽到了妖刀姬。清冷的少女抱着刀一言不发的样子有些酷,只要试图接近她,她就会默默走开。
“不要靠近我,我不想伤害你。”
她总是这么说。

再再譬如,她觉得最近,寮里的大家最近看她的眼神有些不对劲。
她坐在竹子上飘过去的时候,隐隐约约听到他们在说:
“听说阿妈是要弄一身暴伤蚌精给辉夜姬……”
“我收回那天说的话——我寮全是暴力萝莉。””
“但是辉夜姬真的好可爱啊~”
“我寮输出争当辅助,辅助争当输出怎么办?在线等,挺急的。”

↑之类的话。

小公主抱着六号暴伤蚌精,吸了吸鼻子,继续在她的固定散步路线飘来飘去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是的没错,我月见黑第三次被断了,不过这次还好,断的早,应该是一百抽左右,拿寮办鬼灯活动送的票子抽卡,被断了。
而且终于不是重复的ssr了……刀妹啊,超棒,我打的皮肤终于有用武之地了!
明天日更,再更一次,认真的,如果我下午还没有更,请催我。

最后一个问题,你们的鬼灯阿香蜜桃都出来了吗~反正我没有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小小的辉夜姬被阴阳师抱在了怀里。
这是她来到这个寮的第一天,听说阴阳师为了她的出生,折腾了几个月的时间,颇费心思。
她小小软软的一团,被寮里的大家团团围住,小公主有些害怕,怯怯羞羞的样子,看着他们。
“诶诶诶,是新的ssr。”
“她好小啊……”
“看起来好娇弱,我们会不会吓到她了啊?”

“辉夜姬,跟大家打个招呼?”阴阳师微笑地低头看她。
“大,大家好,我是辉夜姬……”
“她说话了!啊啊啊好可爱!”
“寮里终于有个真正的萝莉了……”——想到某暴力兔子和某爹的式神们,看着辉夜姬,很是欣慰。

“好了,辉夜姬刚出生,现在让她好好休息。”阴阳师抱着她从庭院走向房间的时候,辉夜偶然瞥到了樱花树下的座敷童子。
她为什么一个人站在那呢,看起来好孤单啊。辉夜姬困惑的想。
然而她并没能想明白这个问题,就已经被困意打败,打了个哈欠,在阴阳师怀里,沉沉睡去。

我,回来了。
报告,辉夜我拼出来了。
先更一点~

来了来了。先来一发,感觉还是有点生疏吧,【敲桌子】能不能告诉我你们想看什么?

头像原图源自网络,侵删歉。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他在等一个人,大概,是等不到了。
这是一把刀。

第一、二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84a818
图源网络,侵删。

这个故事,就要结尾了。今天突然发现这个故事总热度过百了,超开心啊又有点惆怅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七)

他很久没见过那般的血色了,不,似乎,昨日才见过,那么近,那么触目惊心。
他看着对面那群刚刚嘲笑他的式神,目瞪口呆,惊恐不已。
他向前一步,身后占卜之术的光芒升起,山兔跳起了舞,椒图连线,座敷递火,莹草治愈,队友们都默默地用行动告诉他,他们都在他身后支持他。
他挑起眼角,冷笑:“你方才,说什么?”
“你睁眼看好了,便是没有他在,你一样,会输给我。”
观战席里的桃花妖担心的看着台上,往常都是大天狗来斗技,如今……妖狐亲自请战倒是让大家都意外不已,可一想想,原因却又很明了——无非是,想担起大天狗的担子,不管有多艰难。
那位大人……哎。桃花妖摇摇头,摸了摸怀里还是小小一只的姑获鸟的头。
“狐狸,在吾面前,汝莫太嚣张。”
淡漠的声音缓缓响起,含着无尽的威严和似曾相识的高傲,妖狐连反应都来不及,身体已先行大脑的做出动作——他抬起头,死死盯着那个不被人注意的角落。
黑色翅膀,金色头发,白色狩衣,他看着他,一如从前模样。妖狐却黯淡了一双好看的眼,他知晓那不是他,面前的,不过是一个有着和他相同皮相的,别人家的妖罢了。
他的狗子,不会用这么冰冷的眼神看他,也不会用这种方式与他说话——自打妖狐嫌他说话太过文绉难懂后,他再也没有用过“吾”“汝”之类的称呼了。
“我便是嚣张了,又如何?”妖狐收了异样的表情,眼神轻蔑得很。
“崽子。”莹草看了看对面还是四星的大天狗,上前拉了拉妖狐:“好了,我们回家。”
眼看对面自动退出,桃花抱着姑获鸟急忙跃上来:“对,我们回家。”

     
“崽子?”叫妖狐吃午饭的神乐推门进来,便被满地酒坛吓了一跳,她四处张望,绕过满地狼藉,终于在桌子下看见了一点被酒坛埋住了的毛茸茸的尾巴尖。
“欸……你还好吗?”神乐小心地把酒坛扒拉开,戳了戳妖狐。
“崽子……?”神乐见他半天没动静,转身急急忙忙的提着裙角跑了出去。
不一会儿晴明就出现在了屋子里,看着酩酊大醉的妖狐,不由得微微叹了口气,朝身后的帚神示意,让他把屋子打扫一下,便朝妖狐走去。
“起来了。”晴明把妖狐一把拎起,狠狠地左右晃了晃。
“唔……晴明?”妖狐醉眼朦胧地看他。
“人前嬉笑怒骂,人后醉生梦死。你这又是何必呢?”
“呵~”
“走,我带你去个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八)
“为什么,要来这里。”明明应该是一个疑问句,却被妖狐以一种极其平静的语气,说成了一个陈述句。他看着这间他不能再熟悉的屋子,表情冷硬的没有一丝温度。
“带你来看看,他留给你的东西。”晴明的手抚过床头,床板的暗扣“啪嗒”一下打开,他从那个本该只有原主人才知道的暗格
里,拿出了一个不小的方方正正的盒子。
“来,自己打开看看。”晴明把盒子递给站的笔直的妖狐。
“……”妖狐沉默了一瞬,把盒子放在床上,缓缓打开。
“吱呀”一声。
妖狐蓦地睁大了眼睛——是一套衣服。
织锦华贵,触手柔软,鞋子,铃铛,面具,毛领做工无一不精致华美。
而这些……妖狐的手有点抖,毛领的气息他再熟悉不过,至于衣服,不用穿,他都知道有多合身。
晴明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出去了,他拿过盒子里的那张纸,慢慢展开。
“吾发结于尾,愿与汝白头。”


“出来晒太阳吗?”座敷看了眼身旁的妖狐,问道。
“是。这么好的天气,小生怎能浪费呢。”
“妖狐。你说话,越来越像他了。”
“是么。”他偏了偏头:“有什么奇怪的么。”
座敷眨了眨眼,试图转移话题,却见他从肩头摘下一个面具扣上,兀自说道:“我在等一个人,他,不会回来了。”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惊鸿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吾发结于尾,愿与汝白头。
狗子走的时候,都没能和崽见上一面,是我不敢写他们离别的场面。
写了两天才写完,这个故事,真的就结束了。
稍后会整理下链接方便大家看哦。
日常求喜欢求评论求反馈~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他开始等一个人。
这是一把刀。

图源网络。
第七、八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fbcdf1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六)
春去秋来。
妖狐现在基本上都待在庭院里了,时而用扇子轻佻地挑起椒图的下巴调戏,时而甜言蜜语哄得鲤鱼精脸颊绯红,明明就在同一片池塘里,没有后院起火,也算是有本事了。
然而池塘旁最近新添了座假山,鬼知道阿妈怎么想的又是从哪弄来的,若是单纯觉得这样好看,那也真是害惨了他。
他的屋子在假山后面,想要去池塘,必须得翻过假山,可是假山对面又住着莹草,每次一望见他过来了,准得给他来一蒲公英,让他尝尝厉害。
妖狐惆怅的叹了口气,谁让莹草辈分比他大呢,当初也没少照顾他,罢了罢了,今天随意走走,就回去吧,反正式神这么多,院子这么大,够他逛一下午了,说不定还能碰上跳妹?唔,小生也很喜欢她啊,虽然她只喜欢小生的尾巴……
妖狐边走边用扇子点着额头,冷不防听见一个甜的腻死人的声音:“呐呐,大人对我还真是冷淡呢,难道我不可爱吗?”
是新来的式神,般若。
唔,又在搞事情了,不过这个院子里,能被称为大人的目前好像只有……
“大天狗大人。”妖狐猛的惊醒还来不及反应,就撞进了两妖的视线中,他弯腰低头,恭敬的唤道,假装没有感受到那道紧紧盯着自己的视线。
“嗯。起来吧。”大天狗强装镇定的说道,他真的已经,很久没见过他了。院子再大能大到哪去,然而刻意躲避,他却是怎么都见不到他一眼的。
妖狐起身抬头,便见般若靠着大天狗,几乎都要黏在他身上,衣衫散落,见他看过来,还挑衅的笑着。
“小生打扰到大人了,小生该死,小生这就离开。”进退有礼,言笑晏晏。
大天狗一把推开般若,眸子里的悲伤铺天盖地,几乎要把妖狐淹没。
妖狐转身,径直向外走去,大天狗慌了,一个向前,伸手抓住妖狐。
妖狐转过头,薄凉的眼神有的只是对上位者的尊重,轻轻把他的手往下拨:“大天狗大人,请自重。”
不动声色,残忍至极。

是夜。
妖狐在屋檐上赏了半宿的月后,终觉困了,准备翻下去歇息,却听见哪个地方,传来了悠悠的笛声。
凄清孤寂,婉转悱恻。
妖狐驻足,望向今天去过的那个地方的方向,半晌无语,直至笛声渐渐消失了,才回了屋。
这么久了,他该是放弃了吧。任谁,也受不了一直被冷落无视的日子,更何况是他那般心高气傲的大妖。
嗯,这样最好。
妖狐捂着心口想。

般若站在不远的树上,听着笛声消失了,看着妖狐不见了,心想这两个人真是傻子。
他来这个寮的时候,就听说过这两个人的事,今天白天一见,更是明了了这两个人的关系。
那样高贵的大妖,却在妖狐离去时露出了那种可以说是祈求的眼神,那样风流看似无情的狐狸,明明转身时背影僵硬,手上的扇柄都要被他捏到变形。
真是傻子。
可是关我什么事,我可是要去睡了,熬夜会影响我的美貌。
般若恍若没有看到已经泛白的天际,碎碎念着,回去睡美容觉了。

“崽子,崽子!”
几乎是一宿没睡的妖狐被硬生生的摇醒,睁开眼朦朦胧胧地看见银发的阴阳师一脸急色,他该是第一次见他这般不淡定。
他料想是出大事了,强行打起精神:“怎么了……?”
“快,跟我走。”晴明一把拉起他,平时不轻易用的符咒都拿了出来:“你听我说,大天狗今日跟我去封印裂缝,碰到了酒吞童子,打起来了,本来两个人也胶着不下,结果茨木童子突然出现,看见酒吞受袭,一句话不说就对大天狗放了个大招。”
“其实,”晴明说到这顿了顿,看着手无法克制地在抖的妖狐:“他应该没有告诉过你,在你被酒吞伤了之后,他不止一次去了枫叶林找酒吞。”
“两个不同属性的大妖打起来,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
“大天狗之前的伤还没有好,又怎么可能敌得过全盛时期的酒吞和茨木?虽然酒吞从未让茨木插手过……”
“我回来的时候,大天狗已经……你现在去,大概还能见他……”
妖狐脑子一片空白,他语无伦次的说:“莹草,桃花,爷爷,都好,谁都好,救不了他,怎么会……不会……”
“伤到了根本,就连桃花妖也无法复活。”晴明声音沉了沉:“到了。”
妖狐捏紧了手指,缓缓抬头。
一片寂静。
刚刚被他一个一个念过的奶妈们都在一旁,强忍眼泪。
风悄悄地吹过,除了满地血色和已经四分五裂的笛子,他什么都看不见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惊鸿家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今天很开心,第五章被喜欢数有点超出我的预料,还被一个小可爱推荐了,并且发现了一个一直关注着这篇文的小可爱,虽然成绩不大可还是激励到了我,谢谢宝贝儿们~
这章写的有点乱而且感觉又烂尾了,因为有一些东西不知道怎么写才好,请当作逻辑在本文中不存在。
这真是我有史以来最高产的一天,为了感谢小可爱们的喜欢。码了几个小时虽然还是不满意。
日常求心求评论求反馈求建议~

我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,失去了他。

【狗崽】他在等谁呢,等了多久呢,等不等得到呢,大家都不知道。
这是一把刀。

图片源自网络,侵删。
第六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d8fa09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五)

你听过花落的声音吗?
从盛开到凋零,只用一瞬。

妖狐醒来的时候,已经是很久很久以后了。
久到他出现在庭院里时,众式神们都在原地看着他,久久不能回神。
他听见翅膀落下的声音,大妖在他身后,连呼吸都不敢大声,像是觉得自己又在做梦。
“崽……”
大天狗略带沙哑的声音响起的那一刻,妖狐笑靥如花的转过身看着他,后退一步,弯腰,行礼,礼貌而又不失风度。
沉睡已久身体却没有停止生长的妖狐,身量已及大天狗肩膀处,五官也已经长开,有了三尾狐那种魅惑之感,额间的妖纹艳丽神秘,让众式神们都有了一种“吾家少年初长成”的恍然之感,可他接下来的话,却让所有人呼吸都为之一窒。
“大天狗大人贵安。”
庭院里的式神们都征愣在原地不知所措。
妖狐起身站在原地恭敬地微微低头。
而大天狗……大天狗金色的眸子平静无波,唯有用力扣在一起的手指泄露了他的情绪。那个称呼还没来得及说完,妖狐一个疏离至极的动作,就让所有话语变成沉默。他很想上前抱住他,让他的崽崽别闹了,告诉他他等他醒来等了多久,跟他认错是他不好,是他没有保护好他,或者意思意思训斥他一顿,以后不能自己胡乱跑出去。
可他看着近在咫尺的妖狐,却感觉他们之间,隔着他跨不过触碰不到的千山万水,他还在以前的岁月里等着他的崽崽回来,妖狐却在时光的另一头,决绝地丢弃了他。那是一个即使拥有平安京三大妖之一的强大力量,也无法改变的事实:
眼前的,已经不是那个会抓着他的衣袖叫崽崽的小狐狸了,他是妖狐,风流满天下的妖狐。

“阿姐。”
“崽子啊。”
“小生来接阿姐回家。”
“你……”三尾狐欲言又止地叹了口气:“你也不要怪大天狗大人,若不是我们,你也不会跑出去被伤成那样了。”
“小生怎敢怪大人呢,大人为了寮里的式神们操碎了心,小生此前偷跑出去险些丧了命回来,大人自然少不得好好整顿一下寮里的。”
“只是这个地方,未免也太荒凉了些,小生向大人求了个恩典,带阿姐回去。”
“。。。。。。。崽子。”三尾狐有些憔悴,也难掩自己的担心之情。
“阿姐?”
“没什么。”三尾狐忽的笑了笑:“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就好。走吧,我们去找你雪女姐姐。”
妖狐笑吟吟地应了声,心里头一片荒芜,他想起出门前大天狗的眼里的挣扎,想起他想要抬起拥抱他最后又放下的手,想起自己一路过来,背后散落的黑羽。
大概也只有他觉得自己隐藏的很好了,可是那又怎么样呢?
那又怎么样呢。大天狗,大人。

可是那又怎么样呢,大天狗,大人?
求心评论反馈建议吐槽。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这是一把刀。

图源网络。
内含微量雪狐(呃,雪女和三尾狐),不适者注意避雷。

把上次发了的一章放上来假装自己很勤奋地更了两章。

第五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d5e7d6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崽子最近有点不开心。
寮里的人都不是很明白,化人形了难道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吗,这是怎么了?
而故事的主角,已经化形但还露着耳朵尾巴,萌萌软软的一小团,坐在小桌子上,双手,哦,不,是双爪抱胸,拒绝理会身后的大妖。
“崽?”大天狗很是无奈的叫他。
“……”不理。
“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循循善诱。
“……”就不理。
“去吃好吃的?”诱惑的口气。
“……”扭头表示冷漠。
大天狗:。。。求问家里有只傲娇的不得了的狐狸崽子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。
“好了。”大天狗把狐狸一把拎起来,迫使他看着自己。
狐狸挣扎半天无果,气的眼睛鼓的很大瞪他:“你放开我!”
“不放。你先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“放开我!”小狐狸倔强的抬起头看他。
“崽……”大天狗叹息一声,狐狸就慌了,一下觉得自己过分了,一下又觉得委屈,眼睛眨巴眨巴着,眼圈就红了。
“崽?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你别哭,乖。”大天狗瞬间投降了。
“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嘛!”狐狸冲他大喊,自己都没注意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,还犹自强撑着。
“我心疼。”大天狗轻柔了声音,把他抱到怀里,低头看着他说。
“……”狐狸噎了一下:“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!你都不爱我了!”
“我怎么不爱你了?”
“你都不跟我一起睡了!你还把我从床上赶下来让我回自己房间!”
狐狸越说越觉得委屈,从他还是个不能化形的毛团开始,就跟大天狗同塌而眠,可自从他化形后,大天狗都不准他和他一起睡了,还让阿妈另外给自己安排了房间,最近还都不怎么抱他了。
“你就是不爱我了!你就是嫌弃我了!”狐狸心里难受极了,却见大天狗……脸红了?
“咳,崽……这怎么能说是不爱你了呢,是因为……你现在长大了,不能和我一起睡了,懂吗?”
“别想拿这个糊弄我!我问过阿妈了,她说就算长大了,互相喜欢的人也还是可以一起睡觉的!”
“是,互相喜欢的人……等等,互相喜欢?”
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吗?难道……你不喜欢我?”
“……”
“你真的不喜欢我……”小狐狸失落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,啊,喜欢的妖不喜欢我,啊,狐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呢,啊,整只狐都不好了呢。
“不,不是。”大天狗半晌才反应过来,声音温柔的像午后吹过回廊的微风:“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,我最喜欢的就是崽了啊。”
他低下头,额头抵着小狐狸的额头:“可是,崽,我可是很贪心的。”
小狐狸呆呆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。
“我的喜欢,是一辈子的。”
“所以,你的喜欢也一样,都要很久很久,久到这个世界都消失了,我们都还在一起,不管是什么,都无法阻止我们。”
“即使要和我绑在一起这么久,也没关系吗?”
“……没关系啊,只要是和你,都没关系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四)
“两位姐姐!”狐狸肉嘟嘟的脸带点婴儿肥,爪子抓在树干上趴着,眼巴巴地看着她们。
“……”雪女漂浮在空中,不带一丝感情的眸子望向他。
周身的雪花寒气逼人,直冻得狐狸哆嗦着往后退。
“啊呀,是阿崽啊,找姐姐有什么事吗?”三尾狐修长的双腿交叠着,身后的尾巴有一搭没一搭的晃着,连忙救场。
“三尾姐姐!”狐狸眼前一亮,蹭蹭蹭的爬上去,想要扑到三尾狐怀里,却被雪女盯的不敢上前。
“你有看到狗子吗?”他顶着雪女的视线讪讪的开口问道。
“。。。大天狗大人?”
“对啊,就是狗子。”
“大天狗大人的话,可能在探索带狗粮吧。”
“探索……?我知道!我可以找阿妈带我去副本!”
“谢谢姐姐!”
狐狸蹭蹭蹭的又爬下了树,朝阿妈的方向小跑远走了,忽略了身后两位姐姐略有些奇怪的表情。
“莹草姐姐好!”
“咿呀,崽崽好,这是要去哪啊?”
“去阿妈那!去找狗子!”
“……”
“怎么了……?”
“崽崽,你说的,不会是大天狗大人吧?”
“就是狗子啊。”
“崽崽。”莹草一瞬间不知道怎么跟他说好:“不可以这么称呼大人,知道吗?”
“不知道。”狐狸很是耿直。
莹草也是没话说了:“崽崽,我知道你从小跟在大天狗大人身边,规矩什么的自是不怎么在意,但是,却不能不守。”
“总之,你记住我的话就可以了。”莹草见他一脸的不服气,心知说再多也没用。
“不是要找阿妈吗,快去吧。”
“哦,哦……”狐狸懵懵懂懂的走了。
莹草微微叹了口气。

狐狸还在同一个地方绕圈。
他本来要去找阿妈,可是走到一半忽然想起一件事:阴阳师进副本,肯定第一时间就会被察觉的,而他不想让狗子发现。
嗯,想要给狗子一个惊喜,还是自己去好了,他应该……认识路……吧……?
哦,他不认识……狐狸有点颓废,心想自己怎么离开了狗子,就什么都不会了呢,连路都不会找。
他生气的动了动耳朵,四爪并用的爬上一个小坡,远远的,望见了一片枫叶林,红色的树叶中,有人在翩翩起舞。
诶,问一下那个大姐姐好了。他在这耽搁太久了,得快点找到狗子才行,狗子会带他回家的。
狐狸爬下小坡,哒哒哒地小跑过去,想着想着,一头撞上了谁。
“啧。”
狐狸揉揉额头,一抬眼就看见红头发满身酒气的大妖,斜躺着靠在枫叶树下,恰好醒了过来。
霎时间瘴气暴涨,狂气一层层叠起来,狐狸几乎要窒息。
“哪来的野狐狸?竟然敢闯进本大爷的结界里?”鬼王一把把狐狸抓起来,看着这只因妖力太过弱小而快要断气的狐狸。
“啧,大天狗的气息。”鬼王冷哼了一声:“可是那又怎么样,一个玩宠而已,竟敢擅闯进本大爷的地盘。”
狐狸几乎失去了知觉,隐隐约约听见“玩宠”两个字,嘴巴艰难的张了张,似乎想要说什么,却又什么都没有说。
“怎么,鬼女红叶接回家了?”突然出现的声音还未传近,巨大的风暴已经带着主人无尽的怒气,瞬间席卷到了面前。
鬼王悠悠的把手上的已经不省人事的狐狸举高到眼前示意,却突然手上一空。
杀气凛然的羽刃近了狐狸的身,蓦然变得温柔,轻轻,而又不容拒绝的把狐狸从他手上带离。
大天狗一把接住了狐狸,从未有过什么情绪的眸子暴虐至极,他轻轻的抚着狐狸身上被鬼王的实体瘴气割裂出来的伤口,冰冷至极的声音道:“酒吞童子。”
“怎么,心疼了?”鬼王冷笑:“一个玩宠上心成这样,大天狗,你也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。”
“吾何曾说过,他只是个玩宠。”
“他是吾的命。”
“酒吞童子,总有一天,汝会失去汝所爱。”
鬼王站在原地,突然惊醒,转头看去,鬼女红叶早不见了踪影,是又嫌自己打扰她跳舞了吧。
汝会失去汝所爱。
他生平第一次,有了逃离这片枫叶林的冲动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对,我就这么写完了。
对,我又好几天更一章了。
对,狐狸没有听见狗子那句话。
对,这就是伏笔,这就是虐狗崽的起点。
嗯,这个伏笔埋的很烂俗很无聊。
想了想还是让吞崽做了这个坏人。
狗子之所以这么说吞崽,是因为吞崽那个时候并不懂感情。
好了,感谢收看,路过的有心的捧个心场,没心的(呸呸呸,划掉)把心藏起来的求个评论,谢谢宝贝儿们。

我们说好的,再也不要兑现。

【狗崽】这是一个关于等待的故事。
这是一把刀。

图源网络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三)
崽子最近有点不开心。
寮里的人都不是很明白,化人形了难道不是一件很开心的事吗,这是怎么了?
而故事的主角,已经化形但还露着耳朵尾巴,萌萌软软的一小团,坐在小桌子上,双手,哦,不,是双爪抱胸,拒绝理会身后的大妖。
“崽?”大天狗很是无奈的叫他。
“……”不理。
“我带你出去玩好不好?”循循善诱。
“……”就不理。
“去吃好吃的?”诱惑的口气。
“……”扭头表示冷漠。
大天狗:。。。求问家里有只傲娇的不得了的狐狸崽子怎么办,在线等,挺急的。
“好了。”大天狗把狐狸一把拎起来,迫使他看着自己。
狐狸挣扎半天无果,气的眼睛鼓的很大瞪他:“你放开我!”
“不放。你先告诉我,你到底怎么了?”
“放开我!”小狐狸倔强的抬起头看他。
“崽……”大天狗叹息一声,狐狸就慌了,一下觉得自己过分了,一下又觉得委屈,瞬间眼圈就红了。
“崽?我错了,都是我的错,你别哭,乖。”大天狗瞬间投降了。
“我哭不哭关你什么事嘛!”狐狸冲他大喊,自己都没注意声音里已经带了哭腔,还犹自强撑着。
“我心疼。”大天狗轻柔了声音,把他抱到怀里,低头看着他说。
“……”狐狸噎了一下:“别以为这样我就会感动!你都不爱我了!”
“我怎么不爱你了?”
“你都不跟我一起睡了!你还把我从床上赶下来让我回自己房间!”
狐狸越说越觉得委屈,从他还是个不能化形的毛团开始,就跟大天狗同塌而眠,可自从他化形后,大天狗都不准他和他一起睡了,还让阿妈另外给自己安排了房间,最近还都不怎么抱他了。
“你就是不爱我了!你就是嫌弃我了!”狐狸心里难受极了,却见大天狗……脸红了?
“咳,崽……这怎么能说是不爱你了呢,是因为……你现在长大了,不能和我一起睡了,懂吗?”
“别想拿这个糊弄我!我问过阿妈了,她说就算长大了,互相喜欢的人也还是可以一起睡觉的!”
“是,互相喜欢的人……等等,互相喜欢?”
“对啊,有什么问题吗?难道……你不喜欢我?”
“……”
“你真的不喜欢我……”小狐狸失落的耳朵都耷拉下来了,啊,喜欢的妖不喜欢我,啊,狐生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呢,啊,整只狐都不好了呢。
“不,不是。”大天狗半晌才反应过来,声音温柔的像午后吹过回廊的微风:“我怎么会不喜欢你呢,我最喜欢的就是崽了啊。”
他低下头,额头抵着小狐狸的额头:“可是,崽,我可是很贪心的。”
小狐狸呆呆的看着他近在咫尺的脸。
“我的喜欢,是一辈子的。”
“所以,你的喜欢也一样,都要很久很久,久到这个世界都消失了,我们都还在一起,不管是什么,都无法阻止我们。”
“即使要和我绑在一起这么久,也没关系吗?”
“……没关系啊,只要是和你,都没关系啊。”

狗子,三飒起步,最高天翔。
从三天前就开始纠结怎么写,很抱歉来晚了,还是只放了一章出来。
虽然没有人看,但还是细细地想好了每个细节,也许真的是没有用的吧,但我很享受写字的这个过程,更何况,我这么爱我的崽们。
接下来,就要开始虐了吧……
喜欢求个心或者评论,求反馈求鼓励。

停在这里不敢走下去,让悲伤无法上演,下一页你亲手写上的离别,由不得我拒绝。

【妖狐】关于一个等待的故事。
他在等谁呢,大家都知道,可他能不能等到呢,大家都不知道。
这是一把刀。

第三、四章链接:http://zhenbai930.lofter.com/post/1e3dec15_eb717b4
图源网络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一)
他拂落了身旁的酒杯,系上铃铛,理了理肩头的毛领,拿上扇子,起身,打开门。
折扇“啪”的一声打开,细长的眼角轻轻挑起,额前染了血般的碎发被风托起,嘴角弯出一个完美的弧度,扇子半遮面,只剩一双琥珀似的眼,风雅和妖艳两个毫不相干的词语出现在他身上,端的是风流才子,翩翩少年。
“哟,各位小姐姐~”
庭院里的式神们闻言望过来:“崽子起来了?”
“。。。说了多少次不要这么称呼小生,十分影响小生勾搭小姐姐。”
“你要是真这么有本事,倒是勾搭一个回来啊。”
“小生三千弱水只取一瓢,有寮里的各位小姐姐就够了,何必要去外面勾搭呢~”
众女式神们闻言都笑了起来,男式神们有主了的都搂过自家的那位,笑而不语,没主的不以为然。
忽然听一脆生生的童音大声说道:“妖狐叔叔才不勾搭小姐姐呢,他只勾搭小哥哥!”
“什么小哥哥?”一级的小妖怪们抬起头问,对于大妖怪们的八卦,他们总是很感兴趣的,并且不害怕被灭口,寮里的大家都很有爱呢。
“就是那位大天……唔唔唔……唔唔……”
神乐sama突然从某个地方闪了出来,微笑着捂住了正打算喊出那个名字的式神的嘴。
小妖怪们疑惑不解,转头望去,却见那些对他们而言级别很高的式神们,蓦地寂静了下来,一瞬间风吹动发丝的声音都听的清清楚楚。
而被他们议论“勾搭小哥哥”的妖狐大人,依旧是勾人的笑着,光华流转的那双眸里,有什么东西一闪而过。
到底是什么呢?
小妖怪们无从得知,因妖狐大人已戴上面具,笑着远去了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二)
“狐狸崽子。”
“嗷呜?”
“吾今日打……虐大蛇,”换了个他觉更帅更能体现他的威武霸气强大无比的字,继续说道:“出了两个五星针女,要么?”
“嗷呜!”
“来,带上。”
“啪嗒。”
“。。。汝要快些长大才行。”
“嗷呜……”
“这样以后就算我不在,你也能好好照顾自己。”
“……”
黑翅膀的大妖抱着一只毛都没长齐的小狐狸崽子,轻轻地摸着它的头,突然挠了一下它的耳朵,金色的眸子里隐隐带着笑意地看着它瞬间炸毛。
“嗷!!!”
“御魂都戴不了话都不会说的蠢狐狸。”
“虽然很可爱。”
“耳朵红了。”
“呵~”
“嗷呜嗷呜”乱叫的小狐狸抬着头看他翘起的嘴角,心想,这个妖可真是好看。
不对,它自顾自的晃了晃脑袋,就算好看也不能随便动我耳朵!虽然,虽然……它很喜欢他……但是,它是一只有原则的狐狸!
哼,不理他了,它调转方向拿屁股对着身后的大妖,暗暗的想。

啊,总是烂尾,虽然还没结尾(会填坑的放心),这样看来我果然还是适合写刀而不是发糖。
有喜欢的小伙伴们求个心~不然给个评论也行啊~需要你们的反馈谢谢~比哈特~